2010-08-30(Mon)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——『古剑奇谭』通关感(剧透慎入)

碧空如洗,清风拂动。他完成了灵魂中刻印的那个远古之约,在心爱之人的怀里,缓缓地闭上双眼。

短短十七载的生命,以此般绚烂之极归于平淡的方式,划上一个虽不完美却无愧于心的休止符。此一生……虽有遗憾,却并无后悔。

即便下一刻即将魂飞魄散,永世不入轮回。

——只可惜,不能与她长相厮守。

如果,可以多陪她一天。如果,可以不必解开封印,不必三日魂散。如果,当日不曾误入冰炎洞,亦不曾以焚寂之体重生。如果,角离不曾以太子长琴命魂四魄铸剑。如果,千年万载之前不曾有不周山之乱,亦不曾有太子长琴贬落凡尘……

可是,一切生命中并无如果。世事无常,而天道常在。道法自然,道生一,一生二,二生三,三生万物……生死离别,世代轮回之间,曾经铸就的过去早已无法挽回。观世间滚滚红尘,芸芸众生,蝇营狗苟,亦是一生。便是古今凡圣,如幻如梦,纵是风华绝世,也抵不过白驹过隙,这世间又有何物恒久不已。人生之命亦然,家国之命亦然。繁华年代,如烈火烹油,鲜花着锦,盛极一时,却依然逃不过盛衰兴亡的宿命,终有一日化为荒草凄凄,空余黍离之悲,当年盛况转瞬即逝,沧海桑田亦只是弹指一挥。

其实,每个人都生而孤独,死而孤独。此般孤独的生死之间,是否能够扭转宿命,再塑乾坤呢。生老病死,本就是人之常情,而此间唯一能够与宿命抗衡者,唯爱永存,可为友情,可为亲情,可为爱情。

苏苏之不幸,在于其命运不可抗。苏苏之幸,又在于他与众人之间深厚无虞的羁绊。少恭之不幸,亦在于天命难违。少恭之幸,亦在于曾经拥有真爱。

所谓情深不寿,相处之道,自不可相仇,却亦不可爱笃,否则待到无法长久享受的那一刻,又当如何自处?少恭明知如此,却又何尝不曾爱笃,否则也未必有此后种种。挚爱才是漫漫人生长途的唯一救赎。纵有他日坎坷苦难,辗转煎熬,心存挚爱方能高标傲世,笑看人生。便是天涯海角,便是无尽伤怀,若与那个人并肩而立,携手漫步,亦是甘之如饴。然而好景终是不长——

何以飘零去,何以少团栾。何以别离久,何以不得安。

此为千古难题,不知何人能解。抑或是,正因飘零之苦痛,方有团栾之美好;正因别离之不舍,方有相聚之安详。若说对生死之事毫无执念者,乃是世上数一数二幸运之人,因为那个人一定还没有经历过真正绝望的别离,诚哉斯言。但是,如果能够与心爱之人同生共死,未尝不是人世之大幸。殊不知人海茫茫,一生未曾遇及挚爱之人又何其之多,即使浑噩度世,终究不过孑然一身。

焚寂烈焰之中,少恭与巽芳相互依偎,安宁地等待生命的最后时刻。获罪于天,无所禘也。但是在那一瞬间,他已然抗拒了上天的诅咒,拥有彼此交付生命的爱人,不再是永世孤独。

清风吹拂之下,苏苏安详地陷入长眠,魂灵四散。然而,他依然活着,活在晴雪心中,活在更多人的心中。因为这世间,何曾有永生不灭的魂灵,唯有斩不断的人心。此生问心无愧,不曾后悔。那么,终会有人洒扫庭除、焚香一柱,静静等候你的归来。仿佛那两只泥人一般,天长地久,长相厮守。

「我愿意代替他的双眼,看尽繁花似锦云卷云舒。我愿意成为他的双脚,踏遍天涯海角山川万里。无论如何,在这一世走到尽头之前,我都会继续寻找下去。总有一天——我会和苏苏回到桃花谷,我们……再也不分开……」

天地无涯,人身渺渺。与你相遇,此生已是幸甚。

死生契阔,与子成说。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。

——此为亘古不变的誓言。

关于离伤。

离伤


Author:离伤

常用称呼:小离/离酱/离奶奶(?)。


自我视角:宅女/少量腐/二次元常驻/三次元御免/以声优为生活重心/性格乖僻/常人难近。

生性怕麻烦,一般以无视为原则。倘若动怒……要不你试试?^_^


他人视角:文青/腹黑S/恶魔/冷血动物/神龙见首不见尾。


重症小野病患者。

后宫佳丽三千,暂不详列。


雷区:真人CP/LOLI/圣母…等。

负暄絮语。
暗地妖娆。
惊鸿一瞥。
似水年华。
11 | 2017/12 | 01
- - - - - 1 2
3 4 5 6 7 8 9
10 11 12 13 14 15 16
17 18 19 20 21 22 23
24 25 26 27 28 29 30
31 - - - - - -
金樽对月。
昨日韶光。
某离友人帐。
曾经足迹。
来,给大爷笑一个~
【Starry☆Sky 応援中!】

Cry No More
クラノア公式サイト
RSS连结。
加为好友。

和此人成爲好友

搜寻天下。